马正卫发现“孟孝琚碑”的过程
发布时间:2017/8/4 15:05:06阅读(2587)

马成武

在昭通博物馆里,收藏有一件2006525日被国务院列为第六批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的国家级历史文物“孟孝琚碑”。该碑立于公元156年,距今近两千年,为汉代出土文物。在此文物的发现过程中,留下了马家屯马氏家族第十一代孙马正卫的历史功绩。

据史料记载,清光绪二十七(1901)年5月,在今昭通飞机场旁的刘家海子村马家湾,回族农民马宗祥(下坝马氏明字辈)因修围墙,在村旁的梁堆(汉代古墓)遗址处取泥土,挖出了一块缺失碑首的残碑,将其翻滚到旁边,继续挖土,毫不在意。马宗祥的老表马正卫帮忙冲墙,得知残碑信息后,满怀好奇心前往察看。由于马正卫具有一定文物常识,对碑产生了浓厚兴趣,进城办事时,便将墓碑概况告诉了昭通城里一位叫胡国祯的先生。胡先生嘱咐马正卫将碑运回家保存好,待其上昆明参加云南省乡试回来再说。就这样,该碑得到了马正卫的妥善保存。

同年9月间,胡国祯科举考试失意,从昆明返回昭通后,立即前往马正卫家商量相关事宜,首先去拜会凤池书院的文物内行谢崇基老师。谢崇基与胡国祯一道赶往白泥井,找到马正卫,丈量了碑体,用书帖描摹了一张残碑式图,与马正卫讨论后,由马正卫用牛车将碑运到昭通城南门的凤池书院(原昭通市第三中学),置于藏书楼下东壁间保存下来,等待考古专家研究论证。昭通谢允监老先生将该碑命名为《孟孝琚碑》,此事惊动了海内外。经考古专家研究论证,此碑为罕见的汉代历史文物。

“孟孝琚碑”运进城后,随即产生了一幕小插曲:马正卫的双脚出了毛病,疼痛不止,行走困难,寻了不少医生诊治,都不见好转,村里的人议论开来,舆论产生一定压力,促使病情加重,不能不与运碑之事联系起来。马正卫内心忏悔,认为自己做了亏心事,再三进城哀求谢崇基老师发善心,让他将碑运回原处。后来,权威人士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闻讯后,建议谢崇基在原碑遗址上新立一块孟孝琚碑。

根据袁嘉谷先生的建议,新墓碑迅速竖起,至今仍受到该村村民维护,完整无损。

竖新墓碑的当天,马正卫的脚疼痛减轻了,几天后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。一些人认为,马正卫脚病与该碑相关的说法很荒唐;马正卫的儿子赌咒发誓,肯定事情的真实性;当事人胡国祯也说自己亲眼目睹,不会有假;就连治学严谨的考古学专家张希鲁老师也笃信不疑,并将此事写入其《西南考古新发现》的论文中。

后来,人们对于这件事情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归纳起来有三类观点:第一类认为,说马正卫的脚疼与孟孝琚碑有因果关系,是荒唐之谈,人死了快两千年,还有灵魂作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第二种是有宗教信仰的人认为,事情是真实无疑的。马正卫是伊斯兰教信徒,按伊斯兰教解释,人的鲁哈(灵魂)是无时空界限的,即后世是永恒的,一切事物有天仙作记载,真主判公道。人若有意无意地做了亏心事,一要忏悔改过,二要向对方“要口唤”,求得谅解,即使不能要口唤,也须弥补损失。第三种人认为,马正卫的脚患病是真实的,而且与孟孝琚碑直接相关联,属于心因性疾病,药物治疗无效,必须用心理疗法治方能凑效。

不管那一种观点,给人们的启示是,做人要懂得尊重别人,包括对亡故之人的尊重。若因为某件事情产生内疚感时,会带来精神损伤,对健康是有害的。

 

 
欢迎访问本站-现在时间是:2019/10/19 1:25:33